咨询邮箱 咨询邮箱:chinazs4@126.com 咨询热线 咨询热线:13373379891 资源科技微博 资源科技微信
永远的丝绸之路戏剧文化
发表日期:2019-11-07 16:33   文章编辑:会员登录鸿运国际    文章来源:会员登录鸿运国际    浏览次数:
 

  翻阅国内外报刊杂志,不知何时、何地、何人发现、使用、流行起一个挺传统,又时髦的学术字眼—“永远”,诸如“永远的古希腊”,“永远的大唐盛世”,“永远的莎士比亚”,“永远的王洛宾”,“永远的丝绸之路”等等。仔细琢磨,其貌不扬的“永远”两字确实包含着许多平实、深刻而典雅的意蕴。它寄托着后人对人类文化遗产的清醒认知和美好追忆,饱含着对未来永久、恒定、悠远和崇高的祝福。

  我之所以要在永远的丝绸之路后面再加上“戏剧文化”这个重要的学术词组,是因为集人类文化艺术之大成的中外戏剧文化最能代表丝绸之路文化的本质,最为丝绸之路沿途的各国各民族观众所爱慕,也最为当今国际历史、地理、宗教、民俗理论界人士所接受。

  世界上布满了形形色色的各种的路,无论是阳光大道,还是羊肠小路;无论是玉石之路、陶瓷之路,还是茶马古道;若从历史文化和审美价值的角度方面审视,要数“丝绸之路”此称谓最为形象、生动,以及富有深刻的文化内涵。由东方古国发明生产的“丝绸”美丽多彩、飘逸灵动,它从华夏故都长安,一路西行,借助东升太阳的光辉,优雅、多情地抛撒至西方诸国,赐赋的是热情、友谊和温馨,张扬的是强健、壮美和进取。

  我在八年前曾在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中西戏剧文化交流史》一书中这样富有感情地描绘“丝绸之路”:

  美丽、飘逸的丝绸之路,宛若五彩缤纷、绚丽多姿的金桥,将神秘的东方与西方各国、各民族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架设这座彩色桥梁的人们,不是神灵鬼怪,而是横亘欧、亚、非洲的丝绸之路沿途的无数聪明、智慧的各国、各族人民。

  自古迄今,横亘在亚洲、非洲和欧洲有一条具有世界意义的国际通道,这就是以丝绸、绢、帛贸易为媒介而联系各国、经济、军事、文化的古老的“丝绸之路”。

  人类历史上,“丝绸之路”曾是联结世界各个文明古国― 中国、印度、埃及、巴比伦、希腊、罗马的纽带;也是横跨亚、非、欧洲各大帝国― 马其顿、波斯、蒙古、奥斯曼的必经之路;亦为世界三大宗教一佛教、教、伊斯兰教,以及萨满教、袄教、景教、摩尼教、也里可温教等宗教文化的发祥地。

  “丝绸之路文化”是人类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的化合物,是建于古代亚、非、欧洲广大人民经济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文化形态,在“丝绸之路”沿途各国、各族人民宣泄情感、传递文化信息,以及完成民族思维意识的超越与文化认同方面,有着特殊的历史功绩。

  深深植根于“丝绸之路”文化沃土中的各国、各民族戏剧文化,生动活泼地反映着人类的生息繁衍、图腾崇拜、祭祀典礼、狩猎农耕、战争武功等社会生活。它忠实地记载着不同肤色的人民丰富的感情经历,不断地延伸着他们的思想意识与语言内涵,从而形成“丝绸之路文化”中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根据古罗马地理学家斯特拉波的考证,继而由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的明确证实,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导源于被称之为“赛里斯”,即“蚕丝产地”的中国,起点是华夏民族发祥之地中原的长安,然后以各条陆路与海路而紧密联系着世界东西方主要国家与地区。

  “丝绸之路”中的陆路丝绸之路,当数“沙漠之路”开拓历史最久远,路途最为漫长,戏剧文化交流最为频繁与最富有成效。这条传统的国际通道由中国长安出发,经河西走廊而绕行塔里木盆地两侧,结集于帕米尔高原和兴都库什山;然后西行阿姆河,路经马里达地中海东岸,再辗转欧洲与非洲各地。

  沙漠“丝绸之路”习惯上被中国学者称之为西域南道和北道。这两条通道经由敦煌分开而各奔南北,整个路线在现在新疆境内不尽相同。南道从阳关出发,经罗布泊、和田与莎车等地;北道从玉门关出发,经哈密、吐鲁番与库车诸地;最后均汇聚在喀什噶尔古城,继而翻越帕米尔高原逶迤西行,逐步联结波斯、希腊、罗马与埃及等地。高原“丝绸之路”,从长安出发,一路拾级而上,先是跨越“世界屋脊”― 青藏高原,然后由拉萨经尼泊尔进人印度。唐朝时期,称之为吐蕃,故此高原“丝绸之路”亦称为“唐蕃古道”,此路借助于佛教文化载体,使得吐蕃戏剧与印度古典梵剧相互影响,得以实质性的文学艺术交流。

  草原“丝绸之路”,自河西走廊和沿天山北麓向西方蜿蜒而去,先后经巴里坤、吉木萨尔、伊犁,乃至中亚的楚河流域之托克玛克,以及黑海诸地,这条为史学界曾经忽略的古代交通命脉,在历史上孕育了极富原始风貌与色彩的草原戏剧文化。

  森林“丝绸之路”,亦称“滇缅古道”,此路沿蜀道进四川,越大理、永平、保山、腾冲、景宏等地;然后穿越滇西南原始森林进人缅甸、泰国与印度诸地,使中国传统戏剧与东南亚诸国戏剧文化发生广泛而持久的联系。海上“丝绸之路”是因宋元时期陆路“丝绸之路”经济、文化交流日趋萧条时而逐步得以兴盛。“海上之路”以中国沿海的重要港口如泉州、澳门、宁波和广州为起点,北通朝鲜、日本;南下越南、新加坡、菲律宾;然后西绕印度、斯里兰卡,远涉阿拉伯诸国,从而将“丝绸之路”沿途的佛教、祆教、摩尼教与伊斯兰教戏剧文化联结在一起,相互得以广泛交融与促进。

  上述五条“丝绸之路”恰似博大的经济、文化磁场,编织与网罗着无与伦比的人类生存空间。强有力地吸附着亚、非、欧洲操各种语言文字的不同肤色的民族,并依托各自赖以生存的地理环境、历史条件、民族习俗、审美情趣,中外各族人民与文学艺术家以天才的文笔编创出迥然不同的各国、各民族喜闻乐见的丝绸之路戏剧文化。

  沿陆路“丝绸之路”之“沙漠之路”,亦称“绿洲之路”这是丝绸之路资源最为丰厚的文化地域。在此巨大的社会空间世代繁衍生息的除了汉民族外,还有诸如蒙古族、回族、藏族、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哈萨克族等;国外除了主体民族之外,还有诸如印度如泰卢固族、马拉地族、孟加拉族等;巴基斯坦如旁遮普族、信德族等;阿富汗如普什图族、哈萨拉族等;伊朗如波斯族,土耳其如库尔德族,埃及如阿拉拍族,希腊如斯拉夫族等。他们都是能歌善舞、能说会演,具有很高戏剧文化与音乐、舞蹈艺术天赋的古老民族。

  这些受着世界文明古国优秀文化营养滋养的各民族,经历过人类氏族、部落、部族乃至民族发展的全过程,缔结成各种族与民族文化共同体,并在长期与大自然和社会的艰苦斗争中,通过辛勤的劳动实践,而缔造出有组织有规模的庞大戏剧文化体系,尤以祭祀天神为主导来欢庆节日和胜利,祈求丰收、求雨、祈福、祝寿,在其过程中将原始生命和宗教感情,最大限度地熔铸于集文学艺术之大成的戏剧文化之中。

  “丝绸之路”沿途的古代先祖在聚众祭祀礼仪活动中,总是从天地日月、山川河流、树木花草和飞禽走兽中摹拟其形、摄取其神、采撷其音,从而创造出丰富多彩、绚丽多姿的戏剧表演艺术,以此来宣泄人们情绪流动之快感,弘扬先民狩猎、征战之雄伟气概,促进社会群体相濡以沫与精诚团结。

  丝绸之路戏剧文化之所以具有强烈的艺术生命力与感染力,之所以为世界各国、各族人民所喜闻乐见,久演不衰。完全是因为它集各种文学艺术之特长,形成特殊的文化时空与表演艺术形式,从而将“美”的社会性与形象性提炼、概括到高度和谐统一的境地,创造出一种更集中、更强烈、更能感染人的艺术美。

  可谓艺术上“”高度统一的丝绸之路戏剧文化,其艺术美是观念形态的美,是社会生活形象化、典型化和审美化的反映。它充分地刻画了人们的丰富多彩、错综复杂的思想与情感,并成为人类心灵物态化的文化凝聚物,从而显示出独特的社会功能与艺术审美价值,故此才在“丝绸之路”复合文化中占据极为重要的历史地位。

  如上所述,“丝绸之路”并非只有陆路丝绸之路(主要指沙漠、绿洲、草原丝绸之路),另外还有海路丝绸之路,以及南方高原丝绸之路。从华夏民族文化诞生地辐射出去的五条丝绸之路分支,如同五座色彩缤纷的桥梁,飞架在世界的东西方,将各国、各民族古老的戏剧艺术规范化及相互运载交流,从而产生了相对独立、稳定,又各具艺术风格与特色的戏剧文化板块。其中以“希腊罗马戏剧”,“印度梵剧”与“中国地方戏曲”三大古典戏剧体系为代表;另外还有埃及、巴比伦、希伯来、波斯、阿拉伯、日本、朝鲜、东南亚诸国,以及西域戏剧,从而在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和北冰洋环围的东半球架构成了一个宏大的无以伦比的丝绸之路戏剧文化体系。

  “丝绸之路’ 并非单纯的东西方各国、各民族相互来往的交通要道,而是亚、欧、非洲不同文化圈中文化模式、文化类型、文化样式之间不断迁徙交流与聚合,相互传播、渗透与融合的巨大人类文化载体。以丝绸之路地理与历史为依托的“丝绸之路戏剧”虽然过去不为人们所知和理解,但随着中外文化关系研究的不断深入发展,将会使此既传统,又崭新的文化概念渗透相关的各个学科领域。

  在中西文艺理论范畴之中,戏剧文化、文学或艺术一直是各国专家学者乐而不疲经常谈论的话题。古希腊认为戏剧起源于祭祀酒神狄奥尼索斯的宗教节日;古波斯和印度的原始戏剧则与民间的祭祖拜神关系密切;中国和日本、朝鲜、越南等东亚诸国戏剧形式中始终贯穿着繁复的祭祀仪式。由此可见戏剧文化历史之古老,涉及的范围之广大。

  在《汉书。艺文志》中记载:“礼失而求诸野。”明代戏曲家汤显祖在《玉茗堂尺牍》中指出:“乐失求之戎。”告诫人们研究文化不要远离民间和民族。当我们涉猎“丝绸之路戏剧”这个新的文化领域时,在上述学术范围之外,还需家之“戏失而求祭礼”,将更加全面和左右逢源。

  关于戏剧的定义和概念一直是国内外学术界争论不休、莫衷一是的历史性难题。实际上自人类进入原始文明时期起,已经伴生最初文化形态的戏剧。正如芬兰著名文艺理论家希尔恩所述:“戏剧可以说是所有模仿艺术中最早的。它确实在书写发明前很早就有了,也许它比语言本身还要古老。”(转引自王胜华著《戏剧的发生与本质》,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版,第60页。)同样,古老的极富艺术魅力的丝绸之路原始戏剧早在丝绸之路开通之前就已诞生,不过那时是零碎的分散的各自为阵而已,当这条国际大通道畅通无阻是,沿途各国各民族的戏剧开始逐渐走向成熟和鼎盛,并呈现世界文化蔚为大观之势。美丽、飘逸的“丝绸之路”作为特殊的文化载体为其联姻结缘,不论是西方的古希腊和罗马悲剧、喜剧、宗教剧、世俗剧;还是东方的埃及法老剧、希伯来戏剧、古巴比伦剧、犹太仪式剧、波斯塔齐耶受难剧、印度梵剧、傀儡戏、西域百戏、佛教戏曲,及其中国宋元杂剧、南戏、敦煌戏剧、明清传奇与各种地方戏曲;另外还有美不胜收的中国各少数民族戏剧,如藏戏、傣剧、维吾尔剧、蒙古剧,以及东亚日本、朝鲜、韩国,东南亚诸国丰富多彩的民族传统戏剧,相互之间的接触、吸附、碰撞、渗透、影响、交流,乃至神奇地融会与整合,都应归功于我们人类的祖先所构筑的“丝绸之路”这个巨大的物质与精神文化网络系统。

  人类的文化与文明史已经走过了数千年,今天我们有幸能如以偿地从事昔日视为畏途的丝绸之路戏剧文化交流史学理论研究,不能不由衷地感谢东西方诸国、诸地区古代人民天才地创造出如此富有文化魅力与生命力,将、非、欧三大洲传统文化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丝绸之路”国际大通道。当然我们还要感谢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国内外自然和社会科学领域专家学者们对丝绸之路历史文化的一系列学术大发现。 翻阅人类的文学艺术历史,沿着“丝绸之路”东西方各国、各族人民从来都没有中断过戏剧乐舞文化的交流,古代戏剧艺术涵盖的音乐、舞蹈、诗歌、绘画、雕塑、建筑、服饰、杂技、曲艺、表演等形式,最能代表丝绸之路文化的核心本质,其片光吉羽最能形象、生动地折射丝绸之路美丽的幻象。

  我们所涉猎的“丝绸之路戏剧”系指由东向西,沿着“丝绸之路”开放区域一路走去,而遗留下来的具有戏剧艺术特质的文化形态。它由古至今,既呈历史线状;又由中国指国外,呈地理片状;形成上下左右、纵横内外立体交叉状态。古代西域与现当代新疆正好在古今亚欧的中心坐标图上,中亚腹地隆起的天山山脉,以及护佑在它的两旁的塔里木和准噶尔盆地如同一只彩色的大鹏鸟,背负着东方喷薄升起的太阳,飘逸洒脱地向着西方奋飞。

  从秦川八百里,到陇东、河西走廊、天山南北、伊朗高原、两河流域、希腊山地,一直延伸到地中海边的威尼斯水城,一路上林林总总地珍珠、宝石般遗存洒落着许多国别、族别的戏剧样式,虽然从表面上审视有些原始、粗糙,以及零碎、散乱,不成艺术系统。但是它们毕竟是现实存在的,并且借助五光十色的美丽丝绸而具备天生的典雅、华丽而高贵。丝绸之路戏剧艺术实在是天赐神赋的令人叹为观止的人类传统文艺精品。

  或许大驾光临中亚腹地的西方诸国探险家和人文社会科学的专家学者对洒落深山大漠的古代语言文字过于关注,更因为他们曾在开拓海外殖民地过程之中尤对各民族多姿多彩的歌舞、戏剧、诗文等发生猎奇性的喜爱。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经他们的手眼视听,自觉不自觉地揭开了深藏在新疆各地古城遗迹中几经消逝的民族戏剧神秘的面纱。

  也正是接到此部书稿写作任务的同时,我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南门新华书店有幸购买和阅读到《丝绸之路与探险家》的一本文艺图书,在其中的“没有尾声的戏与大漠深处的回声”专章中有这么一段启人心智的文字记载:

  外国探险者在和田地区的探险考察,就像一幕幕系列化的戏剧,而大漠深处的古代遗址,就是他们演出的舞台。一个时代结束了,但西域—丝绸之路探险考察热仍在持续升温。舞台没有变换,剧目却被重新编排。那些被深埋于大漠深处千百年的古城、佛寺、民居,以及文书、钱币、器物,如同历史发展的客观见证,经历了丝路的兴衰,文明的演进。

  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上辨证地看问题,也正是有了这些”外国探险者”在新疆天山山麓“探险考察”,于“大漠深处的古代遗址”寻找曾上演“一幕幕系列化的戏剧”的“演出的舞台”,才使得我们后人有幸看到如此弥足珍贵、丰富多样的古代“变换剧目”。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这个湮没无数名胜古迹的世界文化“自流井”中,中外学者从中打捞出无数“丝绸之路剧”文明的碎片。其中既有来自印度佛教文化系统的《舍利佛传》、《弥勒会见记》、《释迦因缘戏剧》等宗教戏剧;也有西域文化系列的《钵头》、《兰陵王》、《苏幕遮》、《合生》、《上云乐》、《柘枝》等歌舞戏;更有来自波斯、希腊文化系统的戏剧文学片段;特别是中原地区的宋元时期的诸宫调、院本、杂剧等亦曾落户西域地区。这些光彩夺目的戏剧文化瑰宝,理直气壮地“客观见证”了举世瞻目的“丝路的兴衰”和人类“文明的演进”。但是,对丝绸之路沿途各国、各民族戏剧文化研究,并积累了有关方面学术成果的则是中国一些文学艺术学者,诸如王国维、吴梅、任半塘、王季思、许地山、郑振铎、季羡林、常任侠、曲六乙、耿世民、黄天骥等,正是他们富有开创性、启发性的探索研究,导引了许多有志向的年轻后生前仆后继逐渐延续了此条有价值的学术之路。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更因为各国政府和民间组织联合申报,“丝绸之路”即将升格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由“丝绸之路”与“戏剧文化”合成的此门新兴交叉学科,将以及其旺盛的生命力,以及崭新的文化姿态闪亮登堂于世人面前。相信沿着此路,我们这代人与传薪后人将会伴随“永远的丝绸之路”,使之“丝绸之路戏剧文化”也同样化为历史的“永远”。

标签:会员登录鸿运国际    
如没特殊注明,文章均为资源网络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www.hljzshy.com/hydlhygj/art_40.html